忙成狗的大一生

【唐柔生贺】未完待续

之前就想好的,但柔柔生日那天没有拿到手机……希望祝福不要太晚吧。
柔柔,生日快乐,你的荣耀永不落幕。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重要的话说三遍
※如果喜欢,就请点个小红心吧

  
  1>>>
  
  贝多芬的交响乐响起,唐柔抬手摁停了闹钟,闹钟旁贴了一张便签,上面详细写着今天的计划。室友打着哈欠穿衣服,校园里温柔的女声已经开始用美式英语向同学们说早上好。她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种一点挑战都没有的日子,真是受够了。
  
  为什么要来这儿学钢琴呢?唐柔翻了个身继续想,她品学兼优了十二年,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意思,所以才在高考放榜那天扔了重点大学的通知书,一个人拎着行李上了飞机,去去异国他乡深造自己从小学习的钢琴。
  
  白天听课晚上练习,从简单的基础训练到某次演出惊艳的一曲,她手下的黑白琴键可以演奏出的曲子越来越多,可自从那次演出后,她学习新曲子的时间越来越少,一天的大多数时间渐渐被与各种老师们的见面排满,虽然充实却一成不变,太过乏味。
  
  曾经有一个老师,说她的琴声中没有对未来的向往。
  
  什么才是她向往的,她不知道,但肯定不是现在这种生活。
  
  于是她的室友在晚上回来后只看到了收拾整齐的床铺,而此时唐柔已经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
  
  2>>>
  
  “柔柔,晚饭吃什么?”
  
  “你看吧,我觉得昨天晚上那家不错。”
  
  “……”
  
  这是她现在的生活,一个网吧妹的日常。日子虽然平淡,却比当年在学校有趣了许多。老板娘陈果是个很好的人,两人的兴趣爱好也很相似,唯一让她不能理解的就是陈果为什么会对“荣耀”这个游戏这么着迷。
  
  其实不只是陈果,网吧的大多数顾客都是“荣耀”的粉丝,游戏中的公会,副本记录,喜欢的战队,选手,都是荣耀粉津津乐道的谈资。唐柔也试过几把,可能是手速原因,她觉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但陈果是荣耀死忠粉,每天在她耳边说的最多的就是荣耀。斗神叶秋,苏沐橙,嘉世战队,都是她最熟悉的名词。
  
  可能她自己也想不到她会被荣耀勾起兴趣。当那1100输出去的时候,她只想打败那个厉害的网管,然后赢回来,所以才会从果果手中接过那张空白的账号卡。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是属于她的荣耀的开始。
  
  打副本,刷记录,明明都是无比简单的操作,唐柔却越来越感到差距的存在。
  
  原来荣耀也不是那么简单。
  
  这个感觉在她对战微草战队之后尤其明显,曾经自以为很厉害的操作在27秒内没有丝毫还手的机会,那种无力的感觉无比清晰地刻在她酸痛的手腕上,激起了她全身的斗志。
  
  后来那个人问她,想当职业选手吗?
  
  不想。我只想打败你。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之后她继续跟着君莫笑在游戏中练级下本刷记录,她手下的寒烟柔越发勇猛,逐渐被更多人记住。
  
  3>>>
  
  有兴趣成为职业选手吗?在叶修身份曝光后,这个问题又一次摆在她面前。这次她犹豫了。
  
  接触的时间越长,就越能感觉到自己和那些人的差距。她已不甘心继续在网游中找存在感。她说好。
  
  “嗯,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必须要记录一下,来,笑一下。”陈果把手机举高,照片定格的瞬间,兴欣战队成立。
  
  包子,一帆,罗辑……一个个在网游中熟悉的人来到兴欣网吧,曾经有些不切实际的梦想逐渐成为了现实。在兴欣战队人员集结完毕时,荣耀联盟第九赛季,开始。
  
  从第一天打挑战赛,所有人都知道,最后要面对嘉世。可赢了嘉世的那一刻,唐柔听着兴欣观众席满场欢呼,难得的恍惚了一下。
  
  下一赛季,兴欣战队将进入荣耀联盟,和众多战队一起争夺冠军。
  
  联盟冠军的分量可比挑战赛的冠军分量重多了吧。她看着欢呼庆祝的一桌人,笑着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4>>>
  
  唐柔带着耳机,游戏中的声音仍然盖不过老板娘小声的担忧,她握着鼠标的手一顿。
  
  一挑三失利,联盟周边杂志、电竞报纸,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以阮成为首的一干记者对她口诛笔伐。很多有意与兴欣合作的投资商在电话里开始敷衍推辞。
  
  恐怕这些只是一个开始吧。冷嘲热讽,恶毒谩骂,这些她都可以不在乎,但对兴欣,却怎么也做不到不在乎。明明是她的个人行为,凭什么让战队替她背锅?
  
  但“我不同意”这样豪迈的宣言已经放出,被打印成白纸黑字的证据,她有再多的愧疚不安,都只能在夜以继日的苦练中慢慢消磨。
  
  唐柔做完最后一个跳跃训练,甩甩手腕回去了。就在她抱着电脑一条条浏览兴欣论坛的时候,听到门口有些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声音很乱,但很轻。她过去开门,扒在门口的方锐险些一个跟头摔进去,站在他身后的乔一帆,罗辑等人皆是满脸尴尬,连魏琛这样的厚脸皮也有点挂不住,毕竟半夜偷窥女生宿舍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在一片寂静中,所有人都听到清脆的打火机翻盖声,随后就是叶修叼着烟模糊不清的声音:“都没睡呢?”
  
  “不许抽烟!”陈果第一个火了。
  
  尴尬气氛荡然无存,所有人都笑了。
  
  就这样,带着各路人的负面评论,嘲笑和讥讽,兴欣一路向前,冲到了冠军的位置。
  
  在全场欢呼呐喊声中,唐柔出奇的平静,好像早就料到了会是这个结局。
  
  没有什么不可思议,因为这是兴欣。
  
  兴欣的别名,叫做“奇迹”。
  
  5>>>
  
  第十赛季结束,叶修退役,苏沐橙接任兴欣队长。失去了散人的兴欣就像进入泥潭的虎,挣扎着前行。第十一赛季,兴欣跌跌撞撞地以常规赛第八的成绩进入季后赛,随后的季后赛一轮游,更是让上一赛季因兴欣夺冠闭嘴的那些兴欣黑坐稳了“没有叶修兴欣就不行”的理论。
  
  那个夏休,谁都没有回去。他们留在那间小小的训练室,换用不同的职业,在网游中,百人本中和各种限定练习中磨练着自己。
  
  第十二赛季,兴欣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但还是止步于四强,那一年的冠军最终被微草所夺得。
  
  第十三赛季,苏沐橙把兴欣带进了联盟总决赛,却惜败于邱非所带领的新嘉世战队。同年,苏沐橙退役,队长由乔一帆所担任;方锐宣布卸任兴欣副队长职务,副队长由唐柔所担任。
  
  消息一出,自然迎来一片质疑。在沸沸扬扬的质疑声中,第十四赛季,兴欣再次止步于四强,方锐宣布退役。
  
  这几个赛季简直就是兴欣黑们的春天,他们有人说兴欣自从离了叶修就不行了,也有人说兴欣这次战术调整,恐怕连季后赛都摸不着了……
  
  兴欣所有的努力与进步,在黑子眼中都化为乌有,他们看到的只是结果:没有叶修,兴欣就没有冠军。
  
  第十五赛季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唐柔和兴欣成员在会议室讨论战术。时针转过十二点,其他人都走了,乔一帆在旁边整理资料,唐柔仰面靠在椅背上,阖上了眼睛。
  
  她觉得很累。
  
  以前叶修在的时候,她只需要提升技术;苏沐橙和方锐在的时候,她也会提供一些建议。可真的到了副队长这个位置,什么都要考虑。她不知道乔一帆是什么感觉,但他眼下的黑圈足以说明。
  
  做什么人,就要担起什么责任。
  
  “唐姐。”
  
  “嗯?”
  
  “我们再拿一个冠军吧。”
  
  “好啊,队长。”她笑着回应。
  
  在那一赛季,兴欣一路高歌,总决赛再次遇到轮回,在一片呼声中拿到了属于兴欣的第二个冠军,唐柔成为联盟中第一个“最有价值选手”的女选手。兴欣黑们终于闭嘴了。
  
  在新闻发布会上,唐柔宣布了退役。
  
  她已经28岁了,在职业选手中称得上“高龄”,可这才是她职业生涯的第六年。
  
  但她已足够满足。
  
  “感谢大家的支持,兴欣将会走的更远。”
  
  6>>>
  
  唐柔离开的那天,天气很热,街上几乎没有人。她拎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到网吧门口,回头看着出来送行的队员。
  
  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虽说唐书森从没要求过她什么,但作为女儿,唐柔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父亲已经老了。开着电视就睡着,记性退化,常常骑驴找驴,他的父亲已经在她尚未察觉时老的不成样子。
  
  时光总是那么残忍。
  
  “就不用送了吧,”她微笑着,把垂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兴欣中偏小的队员和陈果已经红了眼眶。“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她的视线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定格在乔一帆身上。曾经那个自卑的少年已经成长成冠军队的队长,叶修一定很欣慰吧。
  
  “你们要加油。”连同我的份,一起。
  
  唐柔拖着行李箱消失在街角。
  
  她的荣耀就此落幕。
  
  在车上,她抵不过睡意,靠着车窗昏昏沉沉,半梦半醒间忽然就想起了很多年前,曾有一位著名的钢琴家对她说:“你的琴声中没有对未来的向往,充满了迷茫。”
  
  7>>>
  
  她所向往的,她好像找到了。
  
  END

评论(2)
热度(21)

© 契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