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成狗的大一生

【楚路】来自外太空的祝福

@清酒谷子渔
其实昨天就写好了来着,万万没想到小区着火烧断了电线……
十分抱歉写的不是很成功
外星人楚×地球人路,日常平淡向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愿意看我扯淡的人,祝大家新年快乐

  序>>>
  路明非站在家门口,呼出的哈气顺着头顶消散。他摘下手套,冻僵的右手揣进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插入,转动。“喀哒”一声。

  屋子里一如他想象的那样空,一张二手的桌子,墙角的电磁炉和小铁锅,两把三腿椅子,灰尘在冬天午后三点的阳光下飘飘荡荡,占了那个人原本的位置。

  路明非放下手里的塑料袋,给自己倒了杯水。水杯是新的,外壁印着幼稚的小熊维尼,陈旧的木桌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痕。

  他脱掉厚重的棉袄,捧着水杯想,楚子航走了多长时间了?

  1>>>
  路明非和楚子航的相遇不是很美好。那天是夏天,热的让人心烦。路明非左手拎着一袋儿在阳光暴晒下有点蔫吧的青菜,右手举着冰棍儿穿梭在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向他那个小房子走去。一转弯,一个巨大的胶囊状透明物体擦着他的头顶飞过,砸在他前方不远处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坑,裂缝蔓延到路明非脚下。

  你妹,豆腐渣工程真不靠谱。路明非吓了一跳。

  胶囊舱开了一扇小门,一个穿着黑色连体服的人艰难的爬出来……或者说滚出来,一抬头正好和路明非来了个四目相对。路明非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的大男孩面无表情的脸,心想着真他妈帅,比赵孟华还帅,在学校里肯定很受女孩儿的追捧。

  那人没说话,警惕地看着路明非。

  两人相互对视了片刻,还是路明非先开口了。一是对方好像有点搞不清状况,二是他有点撑不住对方那种看杀父仇人的眼神:“那个……兄弟你交通工具很新颖啊。”

  大男孩严肃地看着他,似乎确定了眼前这个穿大背心叼冰棍儿的人没有恶意,才缓缓开口:“МоетоимееЧуZihang,тукаеонаштонаЗемјата?”

  “……”

  那人忽然想起什么,又转身进了胶囊舱,出来的时候耳朵上别着一个圆片状电子机,顶部还伸着长长的两根天线。他又说话了,这次路明非听到了字正腔圆的中文:“我叫楚子航,请问这里是地球吗?”

  2>>>
  按楚子航的说法,他是另一个星球上的人类,也就是外星人。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吐槽,没想到外星人还真的都是《来自XX的你》里那种身怀异能的美少年,只可惜没碰见他的星星。

  但他还是把楚子航带回去了,半路上碰见一个大妈也被他以“一个学校的师兄跟我一起合租”这种牵强的理由应付过去。其实路明非是有点儿私心的,他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十二岁那年,他爸妈彻底投身于宇宙航天事业,一直没回来,连个消息也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化身为太空中的一颗尘埃了,叔叔就把他领回了家。满十八周岁婶婶以“成年了就要自己养活自己”这种光明正大的理由,慷慨地给了路明非一笔大概够租一个月房的钱,然后把他轰出了门。对此他倒没什么怨言,毕竟他爸妈“生前”都没怎么管他,对婶婶还能有啥要求?再说婶婶好歹给他吃了六年的饭,没让他饿死。他看楚子航好胳膊好腿儿,在家里能帮他干家务,出去打工没准儿还能给他分担一点儿房租,反正有个房客也不是坏事,是吧。

  但结果往往不遂人意。

  楚子航很了解地球的空气湿度,山川分布,比他一个地球人都了解,但似乎是完全不了解如何在地球上生存,比如做饭。

  “这个是菜刀,切菜用的。”路明非拿着那把豁了口的刀对着案板上的白萝卜笔划,“先把萝卜切成薄片。”楚子航点点头,紧紧盯着桌上的白萝卜,手握菜刀目光如炬,带着日本武士般的孤寂和黑帮老大的保镖般的杀气。路明非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菜刀把萝卜剁成两半,狠狠钉进他好不容易淘来的二手木桌里。

  路明非目瞪口呆,手机的碗掉在地上,哗啦一声碎一地。

  3>>>
  这么个大杀器是肯定不能放出去扰乱社会治安了,生在红旗下的三好少年路明非摸着桌上的刀口,看着仿佛做了错事的小学生一样坐地笔直的楚子航,无声地叹了口气。

  还好同居生活没有路明非想象的那么艰难,楚子航学东西很快,在三天里连续毁了路明非两口不锈钢锅打碎了六个碗撕破了包括袜子在内的十一件衣服之后,楚子航成功掌握了地球上做饭洗碗洗衣服等生活必备技能,还通过路明非的课本把“地球语—中文”的读写自学到初三的水准,能理解一些简单的词汇。

  虽然楚子航可以睡他的床穿他的衣服,但仅靠家里那些只够他一个人的生活用品显然是不够的,于是路明非在某天下午,带楚子航去外面买东西。牙刷、毛巾、还有水杯……路明非一回头,楚子航盯着货架上一个水杯发呆,外壁粗糙地印着幼稚的卡通图画,小熊维尼和他的朋友们手拉手。那就是它了。

  其实楚子航不是在发呆,他只是在听后面那对小情侣说话。在他贫瘠的中文库里,还没有“男女朋友”这样潮流的词汇,他听见后面的那个女孩和她身边的男孩说:“我想吃那个。”

  “好。还有什么?”

  “还有爆米花,不是晚上要去看电影么?”

  “嗯,拿点喝的吧。”男孩从隔壁货架上拿了一瓶饮料,放进购物车里,“你最喜欢的。”

  “你真好。”女孩笑嘻嘻地搂住男孩,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我是你男朋友嘛。”

  男朋友。楚子航默默记下这个词,扭头看正在纠结到底要买什么牌子毛巾的路明非。男朋友就是会给别人买东西的人……吗?

  热爱学习的楚子航,当着超市所有人的面,十分正经的问路明非:“路明非,你是不是我的男朋友?”

  4>>>
  夏天鸡飞狗跳的过去了,假期还是短暂的。无论路明非有多不放心,他也得回那所贵族学校,继续他的衰仔生活。唯一不同的是他家里多了个人,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放学后吊儿郎当的在外面晃悠,直到夕阳西下才记得回家把饭吃了。

  路明非的同学也感受到了路明非的变化。以前只要跟这货说:“路明非,放学一起网吧玩去,网费我包了还给你买瓶营养快线”,他就能扭动着凑上来和你通宵打一晚上游戏,现在叫都叫不动,一放学抓着书包冲出去,比老师都快。

  “你说路明非这货每天放学去哪儿啊?总不会是去见女朋友吧。”

  “哈哈,怎么会有女孩儿愿意找他,是瞎了吗。”

  男生们毫不掩饰地大声说笑,女生们掩着唇悄悄笑出声。路明非收拾书包的手顿了顿,他倒不是受不了这些调笑的话语,就是忽然间想起那天楚子航问他的问题。

  “路明非,你是不是我的男朋友?”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路明非清晰地记得,他当时恨不得双手捂脸以示清白,但仔细想想这个动作更像被男神表白了的小女生就放弃了,所以他只能顶着满超市或好奇或兴奋或感慨一代不如一代的老大爷大妈和小姑娘们的闪闪发光的眼神,交钱结账走人。

  你是不是我男朋友这种话,从满脸严肃的楚子航嘴里说出来,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对着露丝说这片大西洋我给你承包了一样不和谐。

  可是路明非一点都不想笑。

  他不是身娇体柔好推倒的萝莉……或者说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会有男朋友这种东西……但当他一个人坐在空调嗡嗡响的天台上,看着街上那些一对对小情侣光明正大的搂搂抱抱,女孩儿亲昵地缠着男友任性撒娇……心里最深的地方也会有一点点触动的,他是真的羡慕那些女孩,有一个和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人关心爱护,理由仅仅是“爱你”。

  但爱这种东西在他前十八年的人生里少的可怜,所以他到现在也是个没爱的衰仔,没有多余的“爱”给女孩们。

  所以他也只能坐在天台上羡慕嫉妒恨地看着,看到夜幕降临,小情侣们手牵手走进宾馆,然后他一个人灰溜溜地回到自己那个连厨房都没有的小房间,躺在床上继续胡思乱想。

  可现在不一样,每天有一个长得很帅武力值还很高的外星人在家里等他,还会撑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用不甚熟练的中文问他:“想吃什么?”

  这么一想他好像也能算是有男朋友的人。

  路明非忽然“哈”了一声,然后在全班的注视下第一个冲了出去。

  楚子航围着他买的粉红围裙,面无表情地问他:“今天想吃什么?”

  5>>>
  日子过得久了,久到路明非都忘了楚子航是个外星欧巴。

  那天他照常回家,但开门的一瞬间他还以为他走错了。一个黑色短发的漂亮女孩儿站在门口,耳朵上别着翻译机。

  然后他看见了楚子航。楚子航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身黑色连体服,看见他,万年不动的面瘫脸似乎犹豫了一下。他说:“我要回去了。”

  “哦哦……那什么,”路明非挠挠头,“你不多穿点?外面挺冷的。”

  其实他想说你还回不回来。

  “……不用了,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楚子航说完,想了想,“我很开心。”

  然后路明非眼睁睁看着楚子航跟着那个漂亮妞走出门,消失在楼梯口。

  然后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

  尾声>>>
  路明非无声的笑了笑,把杯中的水喝净,起身去翻剩下的那两袋方便面。今天是除夕,按说是个和家人团聚的日子,但他路明非的爸妈还不知道在宇宙哪个犄角旮旯里飘着,为“伟大的太空事业”做贡献,叔叔一家也早早去了外省欢度春节。本来打算在这天吃点好的,结果出去转悠了半个小时,一家开门的超市都没有,只剩一个空旷的马路,在大红灯笼和串灯下有点萧索,他只能回家泡方便面。

  有人进楼道了,顺着楼梯上来,脚步声逐渐清晰,停留在路明非所在的楼层,然后是咣咣咣的敲门声。

  “来啦来啦,谁呀?”路明非跑去开门,他其实挺诧异,大过年的谁会来找他,总不能是楼下居委会大爷让他把炮皮扫干净吧?

  门外是他熟悉的脸,那人浅棕色的眼瞳里倒映出他错愕的表情。

  路明非也没想到他还能再见到楚子航,更不知道是应该激动到手足无措还是文艺兮兮的来一句好久不见。

  还好楚子航没有给他那个机会。

  楚子航抓过他的手腕,把他往怀里带,“我回来了。”

  “你还走吗?”路明非稍稍抬头,楚子航比他略高些,发尖扎进他的脖子里,弄的有点痒痒。

  “暂时不会走。”楚子航腾出一只手,指着楼道的小窗户,“苏茜告诉我,今天是春节,家家户户都要放烟花,挂灯笼。还要说新年快乐。”

  巨大的烟花在半空中爆开,金色的光流坠落,穿过小窗落进路明非眼睛里,灼热而明亮。

  “新年快乐。”

END

评论(4)
热度(36)

© 契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