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成狗的大一生

【楚路】祝福(下)

脑洞来源于南大的公众微信号上的卡塞尔学院入学辅导,文中有部分节选
※大一新生的第一视觉
※路明非大四设定(全篇打酱油),楚子航死亡梗且全篇未出现,慎入

  再见到学生会主席的时候,是新生们第一次参与执行部任务的战场上。那时我已经顺利通过了3E考试,成为了学院中为数不多的A级生。至于社团,我并没有去学生会,可能是我潜意识里不喜欢那些奢侈的舞会和金碧辉煌的场馆吧,最终我选择了狮心会,那个被舍友戏称为“杀胚集中营”的暴力社团。

  路主席就在不远处,听着伊莎贝拉安排岗哨和人员,不时点头。看到我过去,伊莎贝拉微笑着向他介绍:“主席,这是我带的一年级生,楚绗,血统为A级,非常优秀。”我微微昂着头,和他对视。

  我看到他似乎是愣了一下。

  很快他便反应过来,笑着握住了我的手,“你好,楚绗。”他的手修长且温暖,却并不光滑。虎口处的枪茧,掌心中是未愈合的皮肤,丑陋地烙印在他的手上。

  任务是A+级别,目标人物“伯爵”的言灵不是战斗系,却非常棘手,甚至还有反侦查的能力。他隐匿于威尼斯假面舞会中,造型绚丽色彩丰富的各类面具和圣马可广场精致华美的建筑把执行部一群穿着黑风衣的年轻人衬的格格不入,他们就像那种不祥的鸟,差点遭到驱逐。只有主席和离这里最近的我勉强混入人群中。之后他又逃到那不勒斯,我们一路追踪到巴勒莫城外的断崖边上,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浓云隐天蔽日,墨黑色的海水咆哮着冲向礁石,我远远地站着,看着主席双手银光飞舞,在伯爵身上绽开一朵朵血花。伯爵不是战斗型,在主席的攻势中毫无招架之力。我放下了端着的枪,心想着他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却不曾想到陷入癫狂状态的红色标记的“鬼”有多疯狂。在我反应过来的前一瞬,“伯爵”用尖刀抵在我的额上;后一秒,主席双手小太刀没入伯爵心脏。

  伯爵临死前目眦尽裂,那张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的精美面具断裂开,露出他歪斜扭曲的脸,仿佛撒旦再世。最后被主席一脚踹进湍急的海里,没了踪影。

  我匆匆迎上去,就像伊莎贝拉经常做的那样替他解下风衣,浓稠的血腥味和铁锈味混着腥咸的海风扑进我的鼻腔,让我恶心反胃,几乎呕吐出来。主席的里衫几乎被血浸透——刚才对伯爵最后一击时,他撞开了我,尖刀刺伤了他的肩膀。

  我扶着他靠在岩石后,手忙脚乱地翻那个执行部随身携带的小型医疗包。然而当我翻出医疗包的时候,主席右肩上巨大的刀伤已经结了痂。他耸耸肩,说,替我保密,就当是报答了。他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笑,还有点像高中那些恶作剧捉弄女生的男生,眼神单纯带着一点得逞的小狡黠。

  我们联系了执行部的人,让他们来接我们。等待过程中,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无非是他问我对学校的感受如何。当听说我进了狮心会的时候,他感慨地说,你真的很想我那个师兄,冷静优秀,连名字都那么像。末了还补充一句,就是你们狮心会的上一任会长。“当初出任务都是他在罩我。”

  “当初说好陪我打爆车轴的……可惜现在就剩我一人啦,”他挠挠头,“我一个人也没有勇气去抢亲,师姐结婚那天就蛮怂的溜了出去,去了趟墓地。”

  “师兄说过,你留着命,就是等待把它豁出去的那一天。结果他豁命的那天我还在学校里举办联谊会……”

  他这些话似乎憋了很久,现在终于有机会说出来。我沉默的听着,直到直升机来。他上飞机的时候向我招了招手,露出一个笑脸。

  之后我很少再见到他。他是大四生,提前完成学分后便加入执行部实习,听说他去了莫斯科。而我还在学院中学习,渐渐淡忘了那次有惊无险的任务,渐渐成了学妹们口中的师姐,出过几次任务,也都平安回来,没有什么波澜地度过了四年。

  我结业典礼的那天,下了很多天的雨停了,阳光明媚,就像我入学那年。好像一切都回到了过去。我穿着厚重的学士服站在台下,听老校长在钟塔下送上对我们的祝福。在白鸽起飞的时候我好像又听到了那句熟悉的话——

  希望各位同学在卡塞尔学院度过平安快乐的四年,或更多年。

  END.

评论(2)
热度(59)

© 契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