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成狗的大一生

【楚路】祝福(上)

脑洞来源于南大的公众微信号上的卡塞尔学院入学辅导,文中有部分节选
※大一新生的第一视觉
※路明非大四设定(全篇打酱油),楚子航死亡梗且全篇未出现,慎入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阳光带着暖意融化在伊利诺伊州的红杉林里。

我坐在CCI000次列的专车里,签下了卡塞尔学院的入学申请。

就在半小时前,我欣然接受了自己其实是个哺乳与爬行混血的物种。强于常人的身体素质和似乎与生俱来的孤独感,让我在人生的前十八年中与
其他人格格不入。

现在好了,我终于找到了同类。

列车一头扎进茂盛的杉树林里,而我在辅导教师的介绍下,对卡塞尔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车开的很快,随后,我和一个大二的学姐被安排在了一间双人宿舍,学姐也是中国人。在异国他乡见到黄皮肤黑头发的人,没由来的就会有一种亲切感。女孩子的友谊总是建立的很快。晚上,我们就熟悉了。我坐在沙发上,手机里捧着热咖啡,听学姐给我讲学院势力的具体分划和风云人物。

社团大致分为学生会和狮心会,两个团体在上一任会长们的带领下水火不容,而现任的两位会长并没有什么矛盾,连带着社团之间的火药味也少了很多。学姐是学生会的,自然也向我极力推荐。

“我们学生会很好啊,还有津贴呢,路主席更是帅,他也是中国人,比狮心会那个中东人强多了。”师姐说。

学生会主席路明非,这已经是我今晚第十三次听到这个名字了。精英血统、天生领袖、风度翩翩、挥金如土,这些都是学生会主席的标签。我看着她抱着枕头双眼放光的样子,觉得很好笑。

她对那个什么主席的修饰显然过了头。

“明天他会给你们新生进行入学培训,到时候就能见到啦。”

第二天,我的学员导师来了。这是卡塞尔的新规定,每个新生都会有一个大三或大四的学长带领一年做任务,以便新生更快更全面的了解学院。我的学员导师是大三年级的伊莎贝拉学姐,她是我们学校有名的美女,更重要的是,它还是路主席的助理。当时学姐知道我的学院导师后,还羡慕了好一阵

“久等了,楚绗。”她对我说。“不久后就是新生入学培训了,我们走吧。”

在去的路上,她一直在打电话,我看着她带着微笑说“主席,麻烦了。”第一次对所谓的学生会主席有了好奇。

直到坐在学院的礼堂里,学姐才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男人,小声的告诉我,那就是主席。

我看着那人,不是很高,身影也很单薄,唯一符合舍友描述的大概只有他虽然穿着校服,却透出一种上流人物的感觉,但这种人学校里有很多。当时他正和其他人说话,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侧脸。从侧面看……也不是很帅嘛,只能算是清秀,远远不到男神的地步。

我不由得有点失望。

路主席的演讲也开始了:

【各位新生大家好,欢迎来到卡塞尔学院,我是卡塞尔学院学生会主席路明非……】

他开始详细介绍学院的基本状况,不得不说,他很幽默,而且是冷幽默,一脸严肃的告诉我们不要招惹那个八年级的师兄,甚至透露考试题,让坐在我身边的伊莎贝拉学姐抓狂地上台拔了麦克风的电源,礼堂里笑声不断。我悄悄问学姐“主席一直是这样的吗?”她告诉我,主席其实很随和的,没有什么架子,也没有挥金如土的习惯。

“他看起来就像个普通大学生一样。”

我们在底下小声说着话,路主席在台上的演讲也到了尾声。在演讲的末尾,我听到他说【感谢大家,祝你们顺利通过3E考试,希望各位同学在卡塞尔学院度过平安快乐的四年,或更多年。】

在那一瞬,我看见他脸上闪过了很多,像是怀念,又像是感伤,最后却定格在一个微笑的表情。他垂眸,我看不清他的眼睛。

那句意义不明的“平安快乐”让我不解,我想问问学姐,回过头却看见刚才还笑着的学姐红了眼眶。

“主席很多他很在乎的人,都在一次次任务中牺牲了。”

“就在去年,他在高中的师兄,也就是狮心会的上一届会长,就在和奥丁的战斗中死去了。”

“那句‘平安快乐’,真的是主席最大的祝福。”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62)

© 契客 | Powered by LOFTER